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老温随笔|「庚子杂记」夏至,在医院遇到的故事和悟到的人生

老温随笔|「庚子杂记」夏至,在医院遇到的故事和悟到的人生

图片说明:老温随笔|「庚子杂记」夏至,在医院遇到的故事和悟到的人生,。

夏至,五月中。《韵会》曰:夏,假也,至,极也,万物于此皆假大而至极也。初候,鹿角解【音骇】。夏至一阴生,感阴气而鹿角解。解,角退落也。二候,蜩【音调】始鸣。蜩,蝉之大而黑色者,蜣螂脱壳而成,雄者能鸣,雌者无声,今俗称知了是也。三候,半夏生。半夏,药名,居夏之半而生,故名。弟弟发了几张照片来,说是老家麦收了,今年家里的麦子收成还可以,麦粒打了两车。前几天麦收刚开始的时候,老妈电话上说,去年秋天干旱,后来下了雨,麦苗长势参差不齐,麦收时熟得也青黄不一,但又不能等,有的村民家里的麦子,打出来不少麦粒还是绿的。11岁的侄子已经能够帮着干活了,弟弟说打好的麦子要晾晒,基本都是侄子用桶提到平房上去的,小男子汉了。在城里这么多年,麦收对我已经是遥远的事情。其实关于麦收,多是苦累的回忆。麦熟一晌午不等人,所以叫抢收。火辣辣的太阳晒着,汗水流着,那时候谁也顾不上麦浪滚滚的浪漫。小时候为了不把麦根留在地里,影响玉米等的播种,麦子都是用手拔的,父母的手上磨得都是厚厚的茧子。麦子捆起来收回去,用铡刀铡了,麦穗放到机器里脱粒,麦秸麦根堆成垛,留着烧火做饭。打麦子时尘土飞扬,鼻子里都是黑的,全是土。后来改用镰刀收割,再后来都用收割机了。对农民来说,苦累算不了什么,这是常态。丰收时片刻的喜悦,可以化解一年多少的辛苦。老妈前一阵的腰腿疼又犯了,吃了些中药。经常打电话问我胃好了没。我说没问题了,实际的情况一直没有给她说,怕她担心。这段时间,基本上是息诸事缘,在医院做完介入,住院半月,出院至今一周,基本在家静养。病是一个词汇,却也可以打开一个世界。尤其在医院这个地方,每天都有各种故事上演。病房位于14层,视野开阔,窗外就是葱葱郁郁的千佛山。千佛山上的金色弥勒佛,每天笑呵呵地注视着这个城市,那无忧无虑的笑容,是有摄受力的。但病房里的人,大多都是心头有事,经常有人走错了病房,冷不丁一抬头才发现走错了。病房里有三个床位,我在中间那张。南边开始住的一位病人来自南部山区,妻子负责照顾丈夫。医生问他们来自哪里,那位妻子说:我们家离这可远了,在仲宫。想来要不是生病,两口子平时都很少进市区的。过了两天,又换了一位德州的崔大哥来,他已经做了多次介入治疗,也是妻子陪着来的。后来做完介入,妻子就回家了。崔大哥跟我同龄,长我半年,育有一儿一女,女儿已经工作,儿子也上初一了。两个孩子经常跟他视频,问候一下情况。崔大哥性格开朗,话也不多,每天早上起得很早,有两天早上自己一人在免费时段去了千佛山,说爬到了山顶的亭子那。北边床上的一位老兄体格较胖,是从临清来做无痛胃肠镜检查的,前后住了差不多一个周。这位老兄半夜的呼噜震天响,我属于睡眠比较深的了,但每天半夜都被震醒。南边的崔大哥比较安静,估计苦了他。我自己也打呼噜,有天跟崔大哥说:我没打呼噜影响你吧?老崔笑笑说:你也打呼噜,不过不那么厉害。后来北床来了一位济南本地的男病人,人干瘦,也不大说话。为确保检查效果,医生建议他做个胃部肺部全面的CT。他淡淡地说了一句话:我的胃都切除了。虽然办了住院,但他每天中午也不在医院呆,打完针就背着包走了,据说是要去单位打卡。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也都有故事。有天一位主任来查房,说起查体的事情,我说我好几年没查体了。他半开玩笑地跟我说:你以为你是谁啊?负责的李主任,四十出头,人干练果断,跟你聊起病情和治疗方案,都是言必有中,多余的话很少说,但听了让你觉得心里踏实。护士们一般很快就会跟病人熟悉起来,护士小孙来了,病房里总是欢声笑语,她也喜欢开个玩笑,人也敬业。我比较佩服她的是,有时候打点滴换药的时候,她总是能把时间掌握得大差不差,有时来换药的时候,基本上一袋也马上打完了,你根本不用摁铃。这也是专业素养。有天一位护士来给崔大哥送药,他正好不在,怕他看不到,护士特意把药片用胶布贴在他的水杯上。我小时候有过当医生的梦想,想着可以救死扶伤,为人解除病苦,但后来理科成绩不佳,也就断了这个梦想。呆在病房里毕竟也是枯燥的事情。这恰恰也是读书的好时候。木老爷送我的一本厚厚的写宋仁宗的书,我就是在病房里看完的。快出院的时候,闲着无聊,虽不懂平仄对仗,还试着写了首诗:无题息诸事缘半月余,榻上闲时偶翻书。放眼满目青山在,弥勒含笑云不住。后来师父看到了,还特意和了一首:僧家住处即深山,门外事扰心却闲。满目青山非他物,何妨云沉寒潭间。这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。人在生病的时候,会有大把的时间,反过头来想想人生很多的事情。健康的时候,我们都想着往前冲往前冲,很少会去想有天生病了会怎样。除去先天的遗传或者基因问题,其实很多病的产生,不外乎作息饮食不规律、心里压力大等因素有关,但这些情况,我们在年轻健康的时候往往不以为意。还望各位多珍重。病会带来痛苦,但也会带来关爱,会唤起人内心的慈悲,甚至也是很多大德悟道的助缘。“愿我未来能治众生身心两病举世欢喜”,这是佛门中药王菩萨的大愿,拔苦与乐,那么深的悲心。明代蕅益的《十大碍行》中,第一条就与病有关:“念身不求无病。身无病则贪欲乃生。贪欲生必破戒退道。知病性空,病不能恼。以病苦为良药。”细细品读,颇堪回味。说远了。转眼出院在家静养也已经一周了,每日在家也是读书写字,承蒙各位好友亲朋师长挂念,我挺好的。朋友们也都挺好的:木老爷南下沪上又去威海,公司业务步入正轨;老崔说是在姚家附近又签了一个新的门头,要开一家新店,那里也是他来济创业起步的地方;孙真的牛津树英语也终于复课了,不容易。哦,还要谢谢玉林,出院第一天,就收到他寄来了一摞牛津大学出版社的董桥散文,装帧太好了,爱不释手。弟弟开玩笑,问要不要给我寄点新打的麦子。说实话,我还真有些怀念家乡阳光下的新麦香。(老温随笔)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,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。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成年人av电影网站_成年激情A片视频_日韩无码高清视频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老温随笔|「庚子杂记」夏至,在医院遇到的故事和悟到的人生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damrina.com/article/69.html
有关热门【老温随笔|「庚子杂记」夏至,在医院遇到的故事和悟到的人生】的标签